缪楼

【fate罪恶都市语c群】第三方组织

本被小雨所折磨的石板突然被阴影所爱抚,悠长的哀嚎声停止了,可惜石板上的龟裂似乎深了几分。

——“是雨呢,多么喧闹,把月亮都给惹怒了。”

细雨不分对象地拍打在都市前的人影上,仿佛是溶剂一般,人脸上的表情不时地变化,时而是崇高的狂热,更多的是极端的厌恶。

——“是纷争呢,多么嘈杂,把风花鸟月的美好幕布都给撕碎了...”

人影自顾自地低吟,雨点飘零在他的身上,缠进了人身上那件衬衣,以及在他身后的箱子上——是可组合的枪械。

——“无知的人们还在企图利益,肮脏得像一群在腐骨里寄生的蛆虫,总得有人解决这群麻烦。”

那片幸运的石土失去了遮蔽,雨点拍打在龟裂上,哀嚎声似乎比周围的石板更加尖锐,那是对无辜者的祷告。

——“拜月教的前锋,以审判者的名义...邀请你们去同哈迪斯共舞。”

——“该有人来阻止他们了。”

写意地碾掉香烟猩红的前端,发话的男子站了起来,周围的是同一制服的人员,都在看着男子身后的荧屏,此刻正在议论纷纷。

——“安静一下吧,各位。现在那边的情形似乎是要开始大规模火力战了。”

敲了敲桌子,场面安静了下来。人们凝重地看着这位发言具有决定性意义的人,哪怕只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。

——“警匪的死活与我们无关——那是他们自找的,参和其中的中立者也让他们打去吧。但是,无辜的民众会因此遭到劫难。所以我的决定是...”

男子向后转去,透过被细雨摧残过后焦距分散的窗棂看着外面漆黑的天幕。

——“停止他们这场可笑的闹剧...不择手段。”

衣服上的破洞揭示了他们的身份,脸上原先或悲哀或惊恐或麻痹的表情转换成了疑惑。一个人以跨坐的姿势坐在台阶上搬来的椅子,十分不雅

——“都受够了吧?大家。”

强调词特意地延后了。他看向面前一帮灰头土脸的人,在眺向远方,似乎还有人在来。

——“生活的平静被打破了,他们的斗争受伤害最大的是我们...”

男子不紧不慢地说出一段直刺面前每个人内心的话。他们的表情变了,心脏里似乎被塞进了火药。

——“无谓的躲避无法遮去已然成为尸体的朋友。我们,也就是大家,必须团结起来,一起去反抗他们。”

火药传到了他们的四肢吗?后来的人奇怪地看着这群昔日友善的市民咬牙切齿的模样。

——“来吧,枪支我已经联系好军火商了,让我们一起保卫原先安静的都市...不...不是保卫...是为了活下去。”

男子站了起来,右手向上一招,作出了握拳的姿势。脸上的笑容隐藏着与其语言不符的野心。

夜雨声烦。他们不是警察与匪徒的体系中人,却有着正邪之分;他们更不是追求利益的中立者,而是教条明确的第三方人士。

是为了信仰,是为了和平,哪怕只是为了活下去。

远方似乎还有这座城市意欲招揽的其他顾客,中央的城口仿佛是带着獠牙的嘴露出的微笑,像是在说着

“欢迎。”








上次的群宣这次补了一个第三方人物的设定×××
一个有组织的团体,同样向往着平和却选择用血与泪来实现。

再次求人来光顾。

QQ群号364700036

快点来啊――――――嘤嘤嘤。

求您了,来看看,fate语cQQ群大大大大招募――!

这里!!!!各位各位看这边!!我们是一群热爱语c的小伙伴们!!喜欢对戏磨皮的话就过来吧!!fate语cQQ群刚建成,极度缺人!!(求您了求您了快来吧.小声bb.)

是警匪paro哦――!立场为:匪/警/中立

一堆人饥渴的约戏来吧来吧!!大家都帅得一批!(什。)

群号:364700036

我们是正经人!!!(掏枪)

以下正题:

•猖獗与疯狂――我们的代名词。

猩红的舌头犹如眼镜蛇的信子舔过自己的双唇――绝非善类。在黑暗中穿梭生存,深知灯红酒绿下的晦涩阴暗。

穿过残缺的废墟,暴露出来的石灰与钢筋,豪华艳丽充满着糜烂气息的赌场,忘记自我沉浸在酒吧中无脑的两脚羊们,披上人模狗样的皮囊,暴露在日光之下。

不过是憧憬着臆造的胆小之辈,愚昧无知。阴暗胡同里的困兽已经蓄势待发,露出了獠牙,粘稠的泥土早就染上了不知多少人的鲜血,那是生命的绝唱,那是尸体坠落在地上发出的沉闷声响。

为了生存不得不淘汰他人的性命,在这个分离崩析的世界,在泥泞中摸爬滚打,双手早已染上了鲜血。

于是信任成了最难以交出的东西,弥足珍贵,望着光而垂死挣扎,却又嚣张地独活。

生命在这里是最珍贵而又廉价的物品。

只能用刺伤的方式来拯救自己。 

因为每次回响的理想之音全都扭曲不堪,梦想沉寂在欺骗与谎言之中,含糊愚蠢的理想最后,是如此的软弱无力。

无云的午后,重叠的面影,若你喜欢鲜血的洗礼,我也将拿起我的枪。

蛹缓缓紧密地将心脏包裹。

――――你是下一个猎物吗?

•他们是疯子,他们是生活在黑暗里的怪物,他们为了生存什么无耻的事情都做得出来!

他们不会接触阳光,就如同吸血鬼畏惧阳光一般的恐吓。行走在阳光之下,望着他们而露出怜悯的眼神,却也无情地给予他们死亡。

他们是可怜的,也绝对是可恨的!

自己的正义绝不容他人玷污,为了心中的正义而活――笑容。

那是最美好的事物,连天堂都不为过,绝不放弃这最后一处净土。英俊的面容在阳光下更显柔和。

啊啊,就是这里,拼命守护的地方。

痛处随处可见,饱受折磨却百折不屈,亦不会放弃自己的梦想,不论是男人,女人,还是孩童,不畏惧流血,唯有化痛苦为治愈,磨砺刀刃,将生命寄予忠诚,渴望的和平将会来临。

吻别摇篮曲,去经历血腥,纵使腐朽,无法抹去所经历的杀戮,也会收拾眼前的一片狼藉,寻找存在的正义。

我们连飞跃天空的方法也不知道,也会毫不犹豫地将翅膀朝着天空撑开。

追逐光明吧,它是通过空气吹拂。

――――为荣耀而死,为尊严丧命。

•光与暗――我们是影。

我们潜伏在各个角落,注视着一言一行。

人类的欲望在这里不断地放大,欲望仅是蒙蔽了双眼,在这里看得一清二楚。用本能去处事,像是看着猫与老鼠的戏弄,偶尔插手帮助某一方让他们感恩戴德,也会为了自己的命运,而孤身在外不加入任何一方势力。

到底想怎样,为何要这样,想成为谁。

就算遭人欺骗被人嗤之以鼻,也会按照心中的正确前行。

为了生存?为了乐子?为了伦理?

很多不一样的理由。

但不妨碍我们透过眼睛去观察。

在心中不断矗起高墙,淤塞的泥沼蔓延身体,这是名为『孤独』的病症。

盛装而行,潜伏在身边,他们不会知道,只会在堕落之前,跪求索要的更多。

罪恶删除了微笑,伪装是不变的措施,各种荒诞的想法在脑海中盘旋,行动也出人意料,如果登上高处,会发生改变吗。

时光无法倒带曾经,仍得继续过活。

也总会有事情超出掌控。没有预兆,没有光亮。但是很有意思。

渺小凄惨存活着的生命,死掉了的话会来敲门吧,摇晃着的日子开始崩毁了,向着最初的悲剧迈进。

哭泣、恸哭、悲鸣、嘶吼,交织着涌进双耳。

我们比你想象中的更为怪异。

比起用黑与白结束,更愿意让红与白终幕。

――――想知道什么?如果我高兴的话。

欢迎您来到,罪恶都市。

来啊――!造作啊――!!
希望大家过来玩,我想吸诸位的戏。(什)

(过来――过来――.念咒语.jpg)

(……)